技法水平是鉴定的关键

发表时间:2013-7-11  来源:临沂近现代名人书画博物馆

  金运昌先生是国内著名的书画鉴定专家,是“文革”后我国培养的第一批大学生。1982年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留校,执教古代汉语,并师从欧阳中石、康殷先生研习书法理论,积极探索书法实践,曾参与了首师大书法艺术教育专业暨我国第一个书法博士点的创建工作,35岁成为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1997年调入北京故宫博物院,次年任该院古书画部副主任。多年来典守故宫院藏书画、碑帖等国宝,潜心研究,眼界大开,艺术修养与鉴别能力得以迅速提高。2010年当选为中国书协理事。正是由于他挚爱中国传统的书画艺术,又经历了数十年的专业历练,加之其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因此他对中国书画的鉴定意见,常常为业界所尊重。

  一、当下是学习书画鉴定的历史最好时期无论是过往的悠悠岁月,还是在当下,中国书画的鉴定都是一门深难见底的学问。自古以来,中国人最信赖的书画鉴定方法迄今为止仍然是目鉴——主要是凭借鉴赏家的阅历、经验甚至是天分来鉴定。而目鉴的方法,由于主观因素强烈,难免漏洞百出,错误不绝。再加上中国的书画收藏市场,向来是一个名利场,熙来攘往,于是乱象丛生。

  大学老师出身的金运昌,在表述当下这种鉴定的乱象时,充满了诙谐的意味。他说,“郭德纲说,相声界人人都能当演员,是因为没有门槛。而收藏界的‘鉴定家’与相声界的演员相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尤其是那些所谓的‘鉴定家’们擅长表演,乱开鉴定证书收费,其人数上绝对超过了相声演员,堪称是盛世奇观。”不过,这也算不得是灾难。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说明中国收藏市场的繁荣。

  尽管如此,金运昌对于收藏市场的前景依旧充满了乐观的态度。他说,“从历史的角度看,我们很幸运,生逢其时——目前是学习书画鉴定的历史最好时期,这话是我们的前辈徐邦达先生说的。古时候的人们搞收藏,由于受鉴定手段和资讯不发达等条件的限制,常常是糊涂收藏糊涂卖,而今天,我们要比古人的条件好了许多,幸运得多了。”作为书画鉴定专家的金运昌,始终保持着谦虚谨慎的工作态度。在鉴定活动中,他坚持实行“两不为”:一、不收费;二、不开证书。

  他解释说,“我不妄论别人,但从我自己的鉴定实践感受来说,一旦鉴定收了费,就很难确保自己处于客观公正的位置,所以我无论是去当鉴宝电视节目的嘉宾,还是为收藏爱好者掌眼,都可以说是一种公益活动,从不收费。”

  “其次,我也从来不给个人开具鉴定证书。我认为,中国书画的鉴定工作,实际上是一种学术的研究过程,特别是遇到一些‘疑难杂症’的时候,其实是很难下一个严谨的结论的。我常常看到一些人,摆出包打天下的模样,动辄就给人家开出所谓的鉴定证书。其实,只要稍懂一些收藏常识的人都知道,那不过是一种表演而已,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自明。”如今,在某些古玩市场上,人们常常可以见到由“金运昌”签署的所谓“鉴定证书”,其实那都是伪造的。

  金运昌是国内知名的鉴赏专家,找他讨教相关知识的人自然很多。他在鼓励人们收藏的同时,总会提醒说,“关键是你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提高自己的鉴赏水平,同时还要小心呵护好自己的钱包,当心上当。”

  二、书画家的技法水平是鉴定的关键金运昌是位很坦诚的学者,他说,“不要把鉴定书画的工作神秘化,事实上人人都是可以学会鉴定原理的。”

  在学习鉴定书画的时候,我们要首先掌握一些必备的知识。具体到鉴定某一位艺术家的作品时,他说,“你要先了解一些时代风格,因为任何一位艺术家都是生活在某一特定的历史时空下,而这些特定的历史时空,总会带有鲜明的时代风格;然后再去了解艺术家的个人风格。只有具备了这两项最基本的知识之后,你才可以去做书画的鉴定。”

  然而,书画鉴定的难度就在于所谓的造假,模仿的正是某些艺术家的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而且,在中国书画历史上,造假的鬼影一直是如影相随,从来不曾灭绝过。怎么办呢?金运昌说,“鉴定到了这一层面,研究和判断画家的实际技法水平,才是鉴定的关键。”

  比如说,历史上成名的那些画家,由于长期的笔墨耕耘,都具有自己独特的艺术符号,具备了自己的艺术功力和书写习惯,其用笔流畅而洒脱,看上去犹如芙蓉出水天然去雕饰,而造假者,艺术功底欠缺,一味用心于模仿,自然在用笔上露出马脚,如笔迹干涩,笔力发软,技法水平低下,这些特征都是我们窥探藏品真伪的重要依据。所以说,用心于鉴定的人,最好自己也能够成为能书擅画的人,这样就能够更清楚地了解画家的笔墨语言。

  金运昌本人也是著名的书法家,他自幼喜好书法,初学唐楷,后习魏碑,兼及二王、李邕行草。1997年调入北京故宫博物院后,有幸问业著名书法家刘炳森先生的门下,于“古不乘时,今不同弊”之理颇有悟入,在端庄雄健的传统书风中融进清新典雅的现代风格。他说自己长期的书法创作实践,对于理解笔性大有好处,这使得他在鉴定方面增加了许多能量。

  他强调,“能够正确判断画家技法水平的高低,是我们鉴定书画的关键。掌握这一规律,我虽然不敢说不会再次发生鉴定的冤假错案,但其比例一定会大幅降低。”

  金运昌认为,相对于古代书画而言,近现代书画的鉴定难度显然要超过前者。他说,“相对而言,老仿的书画其水平大多很低,高精一路与之泾渭分明,而近现代书画的造假,情况复杂,鉴定起来一定要谨慎细致,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别轻率下定论。”

  开朗而朴素的金运昌每天骑着自行车去故宫上班,对此有人调侃他在“装穷”,因为谁都知道他的书法早有市场行情,因此收入颇丰。而他总是呵呵地乐着说:“骑自行车上下班的最大好处不光是环保,而且能够锻炼身体。如果路上见了熟人,我可以挥手致意,其乐融融。”

  2001年,他患上了甲状腺肿瘤,手术非常成功。此后,他以极其乐观的态度看待人生。他说,“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人的一生能够做好一两件事已属不易,比如学习书画鉴定,贪多求大不足取。原因是收藏的门类十分众多,以个人的精力和能力而言,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包打天下的鉴赏家,所以收藏爱好者当明白其中的道理。”

更多
网站点击统计:17684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