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向一:深切怀念张寿民老师

发表时间:2019-10-1  来源:临沂近现代名人书画博物馆

张寿民老师已逝世几年了,对于他的逝世,我甚为悲痛。他是我的老师,是我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又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可以说,我与张老师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九二九年春,莱芜县响水湾高级小学开学了。校长是文字现村的张鸿翥,开学后县教育局又派来了张寿民接替原校长一职。这就引发了拥护老校长与欢迎新校长的斗争。学生分为两派,老校长利用他自己在校的条件极力攻击新校长,说什么县上的命令是自己矛盾,已有校长和教员,有什么理由再派来一位校长来。说新校长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几年前还在三元宫倒爬墙,他有什么资格来当校长。就这样把大多数学生拉过去,他们罢课了,把校园内的花草也全毁了。我则认为新校长是青年,有朝气,是县上派来的,有什么不好。我当时是级长,西部的学生听我的,虽属少娄,但决不退让,僵持不下,上不了班,闹了几天,学生就各自回家了。经过县上区上做工作,旧校长下台了,新校长通知重新开学,上课了。只是旧校长的儿子侄子借故退了学。返校时,我发现息的文房四宝及课本等物品撕的撕、砸的砸,一片狼藉。我知道这是对我欢迎新校长一个小小报复。我知道这是谁干的。但没有课本怎么上课呢?是寿民老师为我发了新课本……至于我反对旧校长欢迎新校长也还有另外的原因。我曾领导同学掀掉"三元宫"的全部神像(泥塑人),还发动全班同学去响水湾村的基督教堂贴标语、呼口号,并要砸教堂,反对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这些行动都未得到校领导的支持,反而受到批评,这也使我对校长存有反感,对新校长寄于希望。

    第二年暑假(一九三0年)我去济南考学,在省立第一师范又遇到了张寿民老师。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了他和冯羡周谈了许多革命大道理。我在床上午睡,装着睡了,他们两人侃侃而谈,从三民主义谈到共产主义,从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谈到蒋介石叛变,从蒋介石剿共谈到江西红军的战无不胜。还谈到《中央日报》说朱毛被俘被杀全是造谣。张老师说碱民主义行不通,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这些道理我十分相信。那次假睡下的旁听使我茅塞顿开。自那以后,很少直接听到张老师再谈什么革命的大道理。在育英中学期间,我仍在寻找进步书籍,也真想能找到一个共产党员做朋友。以后我竟然成为共产党的宣传员了。寒假我回到老家给人们说江西有红军,力量很大,是毛泽东、朱德领导,实行的是共产主义,可能不要几年就打过。蒋介石会被打败的。到了第二年,就发生了"9.18"事变,蒋介石主张不抵抗,竟然把东三省全部丢了,全国学生都起来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之后,济南的学生不怕韩复榘第三路军的大刀队,占领车站三天三夜之后,扣车成功,遂乘车南下。我作为育英中学的学生当然也积极参加了去南京示威的行列。蒋介石要下野和林森上台的阴谋,都是被迫所为。以后,武装军警又将济南学生"礼送"过江。我参加"示威"行动,与受到张老师与冯羡周一席话的深刻影响不无关系。我与张老师再度相会是在一九三八年。徂徕山起义后,山东八路军四支队成立了,寿民老师已是四支队十中队的指导员,这年夏天他又担任莱芜六区区长。我当时也在区上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就中这时他借给我党的秘密文件(党的建设)看。并介绍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那年冬天,经莱芜县委批准,我和我大哥刘进组织武装,成立了莱芜独立营。经过一个冬季的动员、努力,部队发展到近百人。春节刚过,县委就调我们营到莲花山区的柳条庄,合编到泰山特委特务大队了。县委要我回六区与寿民老师一起工作,那进他是六区区委书记。我则表示,自己入党不久,革命理论和党的知识都很缺乏,要求到沂蒙后学习一段时间再工作,县委同意了我的意见。我与几位新战友长途跋涉到沂水王庄,找到山东分局组织部后介绍我人去山东局党校(当时对外叫干分校),上了三个月的党校就奉调参加了尼山特委工作团。同年秋,尼山特委撤消,我们被合并到鲁南第三地委,从此即战斗在鲁南地区直到两战胜利。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我与张老师断了联系点,这是战争造成的地区分割,并不是感情上有了疏远。建国后我们才又恢复了联系,一九八三年我在中央组织部离休后,还利用机会特意到临沂看望寿民老师两次。我曾作诗一首以纪念师生革命情谊:佯睡听师论国情

    闻道始信方向明。

    鲁南书界一泰斗,

    天下桃李谢园丁。张寿民老师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作者:中共中央组织部离休干部
更多
网站点击统计:165216次